孽子白先勇

白先勇的1949集体记忆 玉米田里写上海交际花

白先勇回忆,25岁时,他正在美国爱荷华州攻读创意写作班,“那里到处是玉米田,我就在一片玉米田里,背景非常不合的写出了《台北人》里的上海交际花。” 白先勇在28日...

华夏经纬网艺术

每一个不爱读书的人,我强烈安利你看看这片

前一阵,白先勇先生在豆瓣上讲《红楼梦》,引起了很多网友围观。 鱼叔一下子就想起,曾经给你们安利过根据白先生小说改编的两部电视剧。 描写同志群体的《孽子》。

独立鱼电影

白先勇:82岁,「孽子」回家

《台北人》是体察,《纽约客》是经历。白先勇犹记得刚到美国时,“不能写作,因为环境遽变,方寸大乱,无从下笔”。那年圣诞节天降大雪,他一人住在密歇根湖边,从湖堤...

推么推文化传媒

孽子白先勇与《牡丹亭》

要回答这一切,我们必须从白先勇先生的经历和《牡丹亭》大致内容说起。白先勇,他也算是名门之后,桂系将军白崇禧的儿子,他的《台北人》、《孽子》广受好评。当然了,...

一个历史号

白先勇:我预见了所有悲伤,但我依然愿意前往

白先勇的《孽子》,最好放在连续的假日里阅读,因为书的厚薄倒在其次,而情节的窒息,可能会使渴望阅读的速度放慢,又舍不得放下诸般,只能重新埋进疏离的世界边缘。

菩提之恶花